殤御羽

月圆–节庆文 (剑侠情缘手机板 霸刀X逍遥)BL

设定:文裡的日期是农曆
前篇《只有风知道》的后续,也是篇佳节文,可以单独食用。
人物名字为私设,由于逍遥、霸刀、武当,皆是门派名,从此篇开始加上私设的名字。以下简述:
    逍遥–凌苍  霸刀–狱冬  武当–夏洵
讲解完毕,正文开始。

    过几天就是八月十五了,第一个没有夏洵的日子。站在点苍山的悬崖上,凌苍出神地想着,每年到了这时间点,他们总会一同在厨房裡做月饼,并于夜晚之际,在庭院吹着凉风,享用着美味的月饼。想着想着,脑海中不禁意的回想起,两人还是恋人时的那段日子。中秋月下,皎洁的月光洒在夏洵的脸上,点缀着他的笑容,在凌苍的心中,其美艳的程度,胜过整个武林界的美女。月光美、气氛佳、景色优,爱人在前,凌苍早已按耐不住,直接在那人的唇上偷上一吻,他猜想或许当年的嫦娥还没有离家出走至月宫前,她与后羿也是每年在月光下接吻吧!
    然而,秋风拂过,带来了丝丝凉意,昔日的爱人早已不再身边,光景也不復存在,跃下了悬崖,朝瀑布奔去,带不走的思念,就任由湍急的水流,冲刷这过去的痕迹,水珠由脸颊上滑落,已分不清是河水亦或是泪水,恐怕今年的中秋,要孤身一人度过。
    近几天,他来往于瀑布与悬崖间,鲜少往竹林鑽,也减少了与霸刀少主–狱冬见面的次数。中秋佳节当日,四处洋溢着过节的氛围,可是欢乐的气氛依然对那正处于,失恋、寂寞的他未产生任何作用,还是一如往常地进行训练,希望透过高强度的练习,让自己忘掉这份悲伤。依旧是进行完瀑布冲刷训练后,凌苍直接回了书房换身衣服,正打算到处乱晃时,一开门,便看到小书僮站在门外,手上貌似捧着甚麽礼盒,用精緻的布料小心翼翼的包裹着。
    「这是?」带着疑惑的神情,逍遥看着书僮手上的包裹。
    「禀少主,这是在宅邸外发现的包裹,已检查过,未有任何爆炸异物。唯独发现张字条,上面的名字正是少主您的名字。小的便把它带来这给少主您。」交代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小书僮谨慎地把手上的礼盒递给凌苍,办妥事情随即转身离开书房。
    盯着手上来路不明的礼盒,左看右看,看不出甚麽端睨,既然守卫说没什麽危险的话,那就拆开吧!坐在榻上,缓慢地解开这繁複的包装。外层光滑的布料一摸就知道是上等丝绸,漆黑的缎面上,有着点点金丝线绣成的图腾,高贵不失优雅。「这该不会是哪户人家的大小姐送来的聘礼吧?」凌苍的心裡自恋的猜想着。终于把那繁複的包装揭开后,物品是大约两层的木盒,阵阵的糕点香,自解开丝绸后,若有若无的从盒中悄然飘出,窜进凌苍的鼻子裡。果然,盒内装的是几颗精緻的月饼,依序用竹叶乘着,小巧玲珑的模样,令人看了爱不释手。
    练了一整天的武功,中间花了不少时间感伤过去,等回过神时,早已过了午饭时间,他的肚子终于忍不住发出了飢饿的讯号。不管三七二十一,凌苍毫不犹豫地捏起其中一块,优雅地咬了一小口。包复在饼内的豆沙甜味自嘴中散发而出,甜而不腻这是凌苍给予的评价。细细的品尝着月饼的同时,眼尖的他,发现饼中央好像有张像是小纸条的东西,困惑的把那纸条抽出来后,剩馀的月饼逃不过进入肚子裡的命运。
    「人呢?」念着字条上意味不明的词,并没有停下手上拿取月饼的动作,哦,这次是蛋黄馅的,好吃,蛋黄不会太乾涩…嗯?又是小纸条?
    就这样,重複了拿月饼抽纸条的动作四次后,凌苍看着已被自己吃空的盒子,裡头剩下的只有空荡荡的竹叶以及四张字条。
    四张字条上,分别是「人呢?」、「酒」、「月亮」、「我在」,真的是越看越感到困惑,该不会是送饼的人要跟我收钱吗?好坑呀!在吃完后,才要我付钱,虽然也没有不好吃…但是,本仙就该乖乖付款吗?没门。这之中才犹豫两秒,已打定主意吃霸王餐的凌苍,摸着得到满足感的肚子,在书房的草蓆上歇着,一旁的木盒还是在那静静地躺着。即使裡头没了糕点,木香与竹香,依旧是围绕在他的附近,沁人心脾的味道,闻着令人感到安心。枕着头,看着那块高级的丝绸,欣赏绣在布上的图腾,越看越眼熟,不像是随意绣上,更像是…家纹?一闪而过的画面,勐然从草蓆上坐起,恍然之间好像有甚麽事被遗忘了?来去如风的他,瞬间消失在书房中,留下的是满屋的糕点及淡淡的竹香。
    坐在巨石上的狱冬,看着身旁的酒谭望着天上的满月,出神地思考着,那傢伙会来吗?愚蠢如他,看的懂纸上的意思吗?还是,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呢?英气的眉眼之下,原本锐利的眼神,被担忧的神情所取代。突然,竹林中,风声四起,竹叶沙沙作响,从月光中有着一道人影正急速的往这飞来,因为心急没有控制好力道的凌苍,拿捏不准轻功的速度,重力加速度下的状况,简单来说,他超速了,煞车也坏了,只能任由自己像颗石头坠落。但是,心底却升起了一股安全感,就好像他早已知道会有人在那里接住他,虽然有点矫情,但是他还不想因为失速而坠死,这件事说出去的话,怕是能笑掉整个武林界每个人的大牙,他还不想他的一世英名毁于此。
    果然,迎接他的不是尖锐的竹林也不是坚硬的石面,而是一具强壮的身躯,挡下这如流星般的力道。他落入的是个怀抱,不同于那人充满力量的肌肉,相反的则是不失温暖、感到安心的拥抱。这是,身为死对头的凌苍,从未感受过的,当然这样的感觉与姿势,维持了两秒后就被狱冬扔出去,揉着磕撞到石头的屁股,凌苍滴滴咕咕的抱怨着:还来我刚刚的感动,我要找抱抱、我要讨拍拍。
    看着眼前还是如此幼稚的人,狱冬的脸上勾起一股若有若无的笑容「这麽晚?」
    「谁会像你一样,话不好好传,非要塞在月饼裡。」
    「古人以前传字条的方式,不都塞在月饼裡,机密只给对方看。」
    「搞这麽複杂做甚麽,你直接过来找本仙不就得了?」
    「我不想中秋夜晚,血洗逍遥派。」听到这,狱冬有点嘴角抽蓄,额上青筋冒出,这傢伙叫他大摇大摆晃去逍遥门派,是纯心想让他练身手,还是想要藉机灭了他?
    「你不说都忘了,今天是中秋节。」拍了下脑袋,凌苍才想到,今天是中秋节…只剩他一人的中秋节…落寞的眼神,不禁意的浮上那俊美的脸庞。狱冬看了,暗中握了握拳,看着身旁带来的糕点,拿起其中一块饼往那人的嘴裡塞。
    「呜呜…抹杀啊…咳咳…逆势想趁机灭了我吧!」被这突如其来塞进嘴裡的月饼,凌苍顿时说不出话来,瞪着眼前悠然自得的狱冬,一时间找不到其他词可以骂他,眼下当之务急得还要防着被月饼噎到。
    「吃东西别说话。」手上端着酒杯,看着眼前被糕点堵着的凌苍,心情上升了几许,勾着唇喝着杯中的酒。
    凌苍愣是被这帅气的笑容给迷住了,这麽久以来,他是第一次看到对方笑。平常不是冷笑、不然就是有点抽筋的官方笑容,最多的就是不苟言笑的一号表情。这发自真心的笑容还是头一次遇见。殊不知他在观察对方的同时,不知不觉地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认真赏月。」看着近在咫尺的凌苍,狱冬纵使再怎麽不近人情,再怎麽与情慾无关,此时的他,耳根子也不争气的红起来,暗自庆幸现在是黑夜。
    被对方这麽一说,凌苍才尴尬地重新拉开两人的距离,下意识地看着月亮,摸了摸又开始发出飢饿讯息的肚子,毫不客气地享用着狱冬带来的月饼,品嚐清甜的果酒。狱冬,有些遗憾地看着再度被拉开的距离,轻叹了口气,分明是甜味的果酒,但是液体滑过喉咙之际,却感到如同火烧般,乾裂、苦涩的火焰在体内蔓延着,目光伫足在对方贪吃的样子,这一刻,他希望时间暂停,他希望那无忧的笑容可以无期限的为他绽放,如今夜的月亮般耀眼。夜晚,再度恢復了宁静,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声音划破了这份清幽。
    「我在这。」
   简短三个字敲动了凌苍的心房,因为匆忙出门忘记披上外衣的他,藉着酒意暖身子的他,未曾想过,他还会在落入那怀抱中。温暖不失霸道,现在的他只想眷恋于这温度中。他不敢看着狱冬的脸,为了转移注意力,抬头继续望着月光,只是这一次,月亮似乎更圆。
    今夜,他再也不是,孤单一人。

后续小剧场:
「那月饼是你做的吗?」
「是。」
「果酒也是你酿的?」
「是。」
「看不出你一个威武壮汉,竟然上得武场下得厨房,真是人不可貌相呀!」
「…你找打吗?」
「那字条是你写的吗?」
「……」转身、离开。
「别逃避问题呀,回答我,是不是你写的?喂!」
在身后的是,紧追不捨的凌苍,非要把心裡的疑惑一次问完。确实,那是狱冬本人写的,只是他没有告诉对方,做月饼、送礼、写字条,一切的一切,只想给他一个不孤单的中秋节


只有風知道 (霸刀X逍遙 BL)

  • 初次嘗試寫作可能會有OOC,請見諒。

  • 此篇為BL,不喜者誤點。


霸刀一见逍遥,便觉得他总是带着一副吊儿郎噹的个性。身为妹控型的霸刀哥哥,非常认真的劝解自家小妹别接近逍遥。
    逍遥与武当,这对仙侣,在剑侠界已是出了名、闪瞎众人狗眼的情侣档。走到哪闪到哪,这两位如此散发粉红泡泡的氛围,让众人出门时自备了墨镜。也因为逍遥时常挂着调戏小白脸的淫笑(?),让初来武林的霸刀兄妹撞见这一幕,使的大哥对小妹异常的保护,深怕哪天小妹惨遭毒手。
    也由于这原因,霸刀与逍遥在比武时,总是多了一万分的力气,再加上霸刀是出了名的狂野,作风狂野战斗方式更为豪放,死拚到底的战斗风格,在来到襄阳城前,便已传遍整个武林。而,这样的打斗方式也常出现在比武场上,尤其对手是逍遥时,各个武术接往往逍遥身上轰,有时差点连家传武功都拿出来,要不是有规定在上,可能逍遥拥有九条命都不够打。时常令逍遥对打完一场后,直接从台上扑下去找武当讨拍拍,尽情撒娇的样子,着实让人难以想像刚倒在比武场上半生不死的样子怎突然变的生龙活虎?这一幕,当然也让霸刀非常想把他的重剑插在逍遥的脑门上。
    这一切看似美好的仙侣,直到新来的武当小姐姐打破了这平衡。(新来的武当小姐姐暂定为师妹好了。)武当为了迎接新来的师妹,花在她身上的时间越来越多,逍遥碍于他俩师出同一门派,也不多说什麽,不干涉别家门派的事物是他俩的原则。仍然是每天等着武当归来,两个你侬我侬的度过每一夜晚。    
    然而,在一个新夜,武当未归。逍遥在门口坐等许久,看着天空也飘起细雨,想起武当未带伞出门,匆匆拿了把伞,去门派领地接人。不料,他看到了这一幕…武当与他的师妹共撑一把伞于屋簷下…细雨微风中,雨声并不太大,借着酒家的灯火映出两位的容貌,站在几步之遥的逍遥,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突然一阵风吹过,伞下的两人听到了东西掉落的声音,转过头一看,那里只留下被主人抛弃的伞。
    走进一看,武当认出了这把伞,是他与逍遥常撑的那把伞,思及此他忽然想到,那时…也是在伞下接受了逍遥的告白。然而,风带走了逍遥的踪迹,武当找寻不着,只能先送师妹回家自个儿在缓慢的踱步回住处。(镜头转向我们的逍遥)为了加速逃跑速度,除了使用轻功,逍遥还唤出了枪往身上桶一枪,(逍遥被动技能当血量低于30%时会触发加速逃逸的效果)凿于这样的被动技能,逍遥速度更快的逃离了现场,即使身上的伤口很痛,仍然不比刚刚所受的心伤来的疼…自己的恋人在那伞下,答应了对方的告白。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令逍遥不知所措,他何尝没想过武当会在某一天离开他,当初在一起时互利的誓言,那场景还历历在目,看着身上互为定情物的流苏,逍遥指泛起意思苦涩的笑容。逍遥的长相固然帅气,但因那根丐帮相比的痞气,让许多女性对他保持着距离;相较之下,武当斯文的模样,一出场便成为全场的娇点,声音温润好听长相也斯文,堪称世界第一小白脸。原以为,他跟峨嵋姐姐会是第一对佳侣,勘勘谁也没想到,逍遥尽抢先一步把人给绑回家了,这消息瞬间也武林界炸了锅。两位在武林界顶尖知名的人物,传出这样的消息,众道友们不禁纷纷传来祝福亦或者是调侃。忘了说一件事,逍遥在追人那阵子,也习得了究极的逃跑技能,为了摆脱那跟在身后一长串的众女生们,一结束修行他便带着武当在襄阳城裡四处躲避不被异性们找到,那段刺激的你追我跑的日子是他们俩最甜蜜的回忆。也或许是,逍遥这奇葩、锲而不捨的毅力感动了武当,在逍遥万般的撒娇、耍无赖下,武当接受了逍遥的告白,顺理成章的成为其恋人。
    逍遥知道,当初对方是带着无奈的心情接受了他,他靠着耍赖般的心态,硬是把人留在自己身边,对于这份感情他是又爱又怕,爱的是武当的包容怕的是他会随时离开自己。无来由的不安以及爱慕,折腾了逍遥这段日子,看似恩爱的恋人,却没有人知道这当中存着许多的无奈。任何一段回忆,在这新月之夜,不停地佔据逍遥的脑袋,像把利刃不停地往他的心划出一道道鲜血,顾不得刚刚在身上拿武器开的伤口,他只知道,这一夜从心中涌现出的情感,就如同新月之夜的夜晚如此黑暗。
    在天空飘了许久之后,逍遥总算是想起自身有伤这件事情,防止小人趁人之危,先落脚在一片竹林裡。现在是夏季,竹林间蝉声此起彼落,宁静的夜晚更加凸显出自身慌乱的心裡。逍遥随意地走在竹林间,靠着自豪的夜视能力,慢悠悠地走着,直到一块大石头前停下。看着这块石头颇为巨大,俐落的身手,转瞬间便跃上了这巨石,躺在上头,两眼无神的望着夜空,努力让杂念排出自己的脑海中;也因此,他放鬆了自身的警戒心,未察觉到此处有脚步声接近。
    霸刀习惯于晚上出来修行,不为别的,只为在夏季夜晚较为凉爽,另一方面藉由着这片竹林训练自身的听力、沉淀自身的身心,霸刀虽豪野狂放但内心却是极为细腻的,只要在对战中,那怕只剩一点血,他也会在对手放鬆间伺机而动,反客为主打倒敌人。这样细腻的心思,便是透过每晚于竹林间的修行产生,竹子随风飞起的摆动幅度训练的是夜视能力、听闻蝉鸣声的远近则是藉由声音判断距离,这些微小的训练造就了霸刀在对战中那极为出色的观察力。然而,在今晚步入林子时,他隐约地看到一丝影子从林间穿过,更嗅到一股血腥味,抱持疑惑的态度及二十万分的警戒,缓慢地接近目标。
    闻着越来越浓稠的血腥味,霸刀手搭在刀上,随时准备迎敌。然而当他看清楚,这目标物是甚麽之后,他的眼裡满是诧异即不解。虽然在比武场上,常想把对手砍死的冲动,但也只限于比武中,门派间是不存在仇人、仇家等因素,名面上是仇家,私底下虽然不会见人就砍也不至于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关係。昏暗的光线下,霸刀点起火光,看到的是一团白毛泡在血水中,整个石面上都被血腥味给占满,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霸刀,也被这场景吓了一跳。
「喂!还活着吗?废物」霸刀用深厚的刀背戳了戳地上的物体,一边也保持警戒,以防外族入侵。毕竟,各个都是武林高手,被重伤成这样可能是遇袭或者是跟敌人起冲突暂时逃逸致这。霸刀的家目前位在国界边缘,外族易入侵,看到逍遥这副模样基于这样的因素,推测目前来说是合理的。
    「恩…?本仙还没死呢?说甚麽废物啊!欠打架吗?」逍遥懒散的睁开双眼,面无表情的带着嘲讽语气回应了霸刀,即使表面镇定内心却是极为慌乱的,一方面斥责自己太过于放鬆警戒一方面那好不容易缓解的情绪又涌了上来。提起枪,逍遥便往霸刀的方向刺了过去,好战的霸刀当然是接受了这突如其来的战帖,男人间不需要多馀的唇舌真枪实弹是最好的对话。一刀一枪间,已过了数十招,逍遥本身受了伤,虽不至于到致命的地步但失血过多导致思考速度放慢动作也跟着迟钝了起来,在一瞬间的放鬆未招架住呼啸而来的刀锋便被掀翻至巨石底下,跌入竹林中。霸刀见此情景,又着实诧异了好一会,他知道刚刚那攻击逍遥是躲的开的,也看出来对方心不在焉的状态,然而会在这之中走神并受伤是他未曾想过的,便也跃下岩石循着逍遥刚掉落的位置追去。
    逍遥看着自身又多了一道伤口,觉得并无大碍,稍微给自己做点紧急治疗。在缠绷带的同时,想起曾经武当边为自己治疗伤口边在旁边叨叨念念的抱怨着自己总是不知爱惜身体…等等,逍遥嫌他囉嗦武当便会在缠绷带时下手狠一点,让这不长记性的傢伙稍微知道一下甚麽叫做疼痛。看似疼痛的伤口却也是促进两人感情的催化剂,武当的好他都知道,也因为是过于温柔的人他更不捨得放手,内心涌现需多负面的想法几乎快佔据了他的理智,直到刚刚霸刀那一声的叫唤,才让不知飘去哪的魂魄回归本体。想法甚麽的好似不存在一般,短暂的交手砍断了这些念头,不得不说,这段时间是今日他感到最舒服的时候,没有儿女私情、没有那刺眼的场景,有的只有刀锋相对的紧张感,对这死对头的举动竟生出了想要感谢之词,但想归想,他还是匆忙的把自己包扎完,准备回到自己的居所。
   「你,怎受的伤?」三两下,霸刀便追上了逍遥,这片林子堪比他家的后院,熟悉度甚至比逍遥高了好几倍,没一会儿便追上开始盘问起来。
    「没什麽,受了点小伤而已」逍遥答道,边边估算着到家的时刻边想着该如何面对武当,三心二意的回答着霸刀,殊不知对方已到眼前伸手朝他袭来,闪避不及被对方抓个正着,提起领子审视着他的伤口。
    「外族干的?」霸刀皱起好看的眉头,咄咄逼人的语气再加上那审查般的目光,逍遥顿时觉得自己像犯人般被拷问着,他当然知道是甚麽原因造就了身上的伤,这原因也不会跟霸刀明说只是含煳带过。
    「没什麽,练习时,不小心划了自己一刀,别这麽大惊小怪,本仙有点儿受宠若惊。」他尽量让自己显得没事、语气一样的欠揍,不过霸刀却听出了这其中颤抖的语气,像是极力隐藏着情绪般。不戳破对方的伪装,放下了逍遥的衣领,从自身口袋裡掏出了药物,交由逍遥自行擦上。「把那药涂抹在你伤口,可以起到止血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消除血腥味。这是国家边境又是野外,容易有外族入侵更有勐兽接近,我不希望我家中的妹妹置身于危险中。」看着逍遥缓慢上药的同时,在一旁的霸刀叨唸血腥味会带来甚麽样的危险,妹妹会如何如何之类的话。「真不愧是出了名的妹控阿,这位大侠。」不禁吐槽了一句,心裡感慨道,跟某人一样呢,为了心爱的人担心的话语。殊不知,霸刀只是在缓解气氛,他感到对方周围的气流不同以往,平常的逍遥浑身总是保持备战的状态,气势凌人气流总是带着刺,尤其是在武当旁,那感觉就像是捍卫自家媳妇别被人抢的姿态,嚣张跋扈却不失英气。如今,今夜的逍遥周身气流满是破绽,幸亏遇到的是霸刀,如果今天是外族,可能怎麽死都未人察觉。那忽隐忽现的气流,再加上今夜各种状况,或许已猜出几分真相,然霸刀并不是喜好八卦之人,送走了逍遥的身影便转回自身的居处。
    这样的意外,并不会让俩人产生甚麽异样的想法,到了比武台上一样见了就打,互相砍死对方的气势,谁也不输谁。不过,有些事情在悄然改变之中,逍遥不会在比武后扑上去找武当讨拍拍,霸刀不再把逍遥往死裡揍,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如既往地想把对方砍倒跪趴在地上,但是有眼人看的出来霸刀下手有稍微减轻一些。总总细微的变化,藏在这平和的日子裡,直到有一天,武林界又传出了新的消息。武当将要与同一门派的师妹成婚,这如重弹般的消息又让这炸开了锅,谁不知道武当与逍遥是一对,如今武当怎又与师妹走在一块。然而,再多的疑惑,全被突如其来的幸褔所掩盖,整个襄阳城上下无不充满喜气,很快到了大喜之日。四面八方而来的道友们接连过来为武当祝贺,各派的侠侣姊姊们也为这位女主角妆点得更为美艳动人。男的俊女的美,美如其名真如仙侣般,可谓天作之合。武当门派的长老传位给这对新人,期许他们未来能带领门派众弟子走向更为巅峰的道路,让门派发展茁壮。纵使有人发现,逍遥未来参与这场婚宴,也只是打趣的说,可能怕抢婚又或者是不愿看到这美好的一幕,众说纷纭,谁也不知道这背后的真相,唯独武当。
    在那天之后,他与逍遥的气氛不时地迈向尴尬的趋势,即使俩人努力挽救这段情缘,然而,裂在心口上的伤,让逍遥无论如何都无法跨越。在某天夜裡,正是满月之夜,象徵着圆满的月亮高挂在空中,洒进屋内,月光落在逍遥的脸上让平时冷然的线条多了几分柔和。「武当,你走吧。再这样下去,对我们来说,都是折磨。」窒息的沉闷,由逍遥率先打破,一出口便震惊了坐在对面的武当,突来奇来的分手,令他措手不及。「我看到了那天雨夜中,你与师妹的场景也听到你们的对话。」武当的沉默等同于默认了他的话语,逍遥暗自苦笑,自顾的话往下接下去,有着一股作气把话说完的觉悟。「这段日子,我想了很久,想了许多方法就是为了要留住你,无论是囚禁你、或者是让你失忆,又或者是把师妹给杀了…种种的念头不断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即使不人道,我也曾想过要这麽做,目的只为一个–把你留在我身旁。」听闻至此,武当背后不禁被冷汗浸湿,他认得逍遥这富神情,那是他常常在狩猎或者作战时,看到猎物盯其不放,准备勐攻的眼神,此时武当内心的想法,想着该如何劝解逍遥冷静,但话语到唇边又嚥了回去,他有甚麽资格让对方冷静,破坏这段感情的是他,他有甚麽资格让逍遥放弃这些念头,他…迷茫了,不知该怎麽做,两边都是深爱的人,他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刹那间,他投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温暖的气流包复在他的周围,一改刚刚强势的气魄,这飘散在周遭的气流正安抚着他的情绪,明明真正要被安抚的人是你啊…逍遥,如同风一般,时而锐利时而温柔以待。「然而,我只希望我所爱的人,能够获得真正的幸福,仅此而已。不想伤害你,不想毁了你的未来,看着你的笑容是我最大的满足。谢谢你陪我这段时间,武当。从今以后,我们只是朋友关係,你可以继续追寻自己的爱人,不会阻挡你只愿你能在未来裡获得更多幸福,当你受伤时,别忘了还有我这朋友在你身后守着。」沉稳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背着光,武当看不到逍遥的神情,直到冰冷的脣上传来了一丝温度,不带一丁点慾望的接吻,这只是道别之吻也是他们俩个最后一次亲密的接触。时间不长也不短,吻别之后,武当觉得手裡被放置了甚麽,还来不及细看,却看到逍遥已经起身准备离开这间屋子,在这同时,他只来的及对逍遥大喊「对不起」,剩馀的话语,被埋藏在风声中。最后一眼,藉着月光,看到了逍遥嘴边泛起微笑,那是他最熟悉的笑容,带着宠溺不失温柔、帅气,是专属于他的笑容。过了好一会,他才看到手中的物品,是流苏,也是他们之间的定情物,逍遥把这东西还给他意味着,两人间的关係也结束了。思及此,武当的眼泪终于滑落,月圆之夜,并不如古人所说的美满之夜。
    正在婚宴的武当,脑海裡想的是那晚上的事情,感到手臂上有人拉扯,看到的是自己的妻子带着疑惑担忧的眼神示意着自己,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重整心情,步入礼堂,顿时迎面而来一阵风,吹动了挂在新郎礼服上的铃铛配饰,「叮铃铃」脆耳的铃铛声传入耳朵,就像是那人给予的祝福。他泛起微笑挽着自己的新婚妻子,拜堂,在众人的见证下正式结为夫妻。
    此时的逍遥提着一壶酒,来到了当初的竹林,一样睡在这巨石上,与当时相比少了血腥味。看似帅气的分手言,他还是无法止住心理的悲伤,他知道今日是武当的大喜之日,与其当众抢夫,倒不如还是在这喝酒欣赏竹林之景,以慰籍他受伤的心灵。藉着酒意,他又不禁放鬆了警戒,昏昏沉沉中,在树荫中沉沉的睡去,一直到了晚上,来修行的霸刀循着酒味找到了人,按耐着自己的双手没提起刀把这人给砍了,在自行点上的火光中看出了逍遥脸上的泪痕,及皱在一块的眉头,看着旁边的酒罐,三两下猜出了这傢伙发生了甚麽事。转过头,回家拿了一壶酒又走回了石面上,举起脚毫不留情地把人给踹醒。
「多大的仇?不会好好地叫醒人。」揉着自个的屁股,滴咕着霸刀的狠劲,正想要来点酒时发现自己的酒喝完了,无言一下,一抬头看到了一杯酒递到自己的眼前。「喝吧!」「你应该没下毒吧!」「你喝不喝?」青筋冒起,逍遥边说是边从对方手中接下酒杯,身怕再继续耍嘴皮子,可能待会是用头盖骨喝酒。
    「在这边境喝酒,你也挺有胆量的,不怕遭偷袭?」喝酒之于不忘调侃对方。
    霸刀只是挑眉看着他身边已空的酒壶反问「那你怎还没被外族杀死?」
    「那是本仙人品好。」端着严肃的语气,说出来的内容却着实让霸刀后悔没带武器出门。周遭恢復宁静,只剩喝酒、斟酒的声音,突然逍遥把杯子往霸刀的酒杯一碰,喊了句「敬我恢復单身。」他愣了神,也回道「敬你恢復单身」,一对酒杯、一对死对头,一样在这新月之夜下,迴盪的是酒杯相撞的声音,但是今晚多了片灿烂的星空。
    在这新月之夜的酒会后,(逍遥自己取的),他不时会往这片竹林跑,带点小酒或者是下酒菜来这找霸刀。渐渐的,对方也接受了这样的模式,两人互相在林间穿梭比武修行,扬起的尘土总是伴随着武器相碰的声音,偶尔还有一两句对话。没有人提起那天发生的事情,也没有过问那天晚上是如何发展成为酒友?但有一件事,霸刀知道,逍遥又恢復成以前的模样,嚣张跋扈不失半点英气,那狂傲的笑容再次展现在那人的脸上,看着眼前的身影,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嘴角也漾起了微笑。
「今天上哪去?」
「狩猎。」
「去那儿狩猎?」
「四处看看。」
「我带了酒,要不找点下酒菜?」
「好」
「听说妳妹手艺很好,请她帮忙在多弄几份菜色,待会中午就开饭。」
「别把主意打在我妹妹头上。」
「啧!真是货真价实的妹控。」
「……」
「前方两点钟方向有头鹿。」
「杀。」
「好勒,下酒菜别跑!」
    看来,这阵子的竹林,会多些热闹的氛围。林间的竹叶又被风吹得到处飘落,纷飞的叶子,掉落在道路上,风带去了忧愁带来了喜悦,如同那人将步往下一段未知的旅程,只有风知道,将来会有另一人陪在他的身旁,继续未完的日子。